丶无爱

susi_su:

一次不怎么成功的尝试,我很喜欢水彩温和的效果,谁知道用水彩处理kap会这么困难!这是从一堆做废的卡里挑出还能看的,接下来的日子会继续挑战水彩,加油!

澪:

恍恍惚惚老是觉得今天周三。。。

大概是因为从项目上回来的缘故~

时间啊你慢点过吧~>_<~

雪霰:

“我跑上门,打开楼梯。说完睡衣,穿上祷告,关上床,钻进灯。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道晚安时你给我的一吻。”——英国无名氏,语无伦次的《吻》

#脑洞# 艾达与艾瑞斯的两个小阴谋论

月球表面:

注意,以下全是脑洞。


别当真。


——————————




有关纪念碑谷的艾达公主:


1.艾达公主(人类状态)和乌鸦的剪影其实是一样的。


2.在通关过程中会发现乌鸦人是不会“从一个面走到另一个面”的,他们只会在“一条线/一个平面”上走动,艾达如果在乌鸦人旁边,乌鸦至少会叫,但只要艾达跑到墙上去他们就会像看不见艾达一样。


3.艾达公主(或者是艾达的父母)窃取了“几何的力量”(我拒绝那个官方翻译!几何神功?!气氛到底是多奇怪啊!),给国家造成了毁灭。




综上所述,我可以合理假设,乌鸦王国其实是一个二维平面王国。艾达窃取的其实是“更高的维度”,由此艾达自己也获得了“更高维度”的能力。因此我们看到的艾达是具有三维形体的艾达(也就是所谓的“人类形态”),在王国被毁灭,国民被困住之后,艾达仍然可以自由行进在各种不可能几何空间里,同时能自由操纵几何空间来达到解谜的目的。


艾达曾经应该是黑化过一段时间的,因为幽灵祭司说她曾经「与窃贼为伍」并称呼她「窃贼公主」。






有关谜画之塔的艾瑞斯公主:


1.艾瑞斯公主绘画的力量都是管家弗兰克讲述的,和画中人讲述的,我们主角拯救的艾瑞斯从来没有“亲自”展现出绘画的力量。反而是主角可以用粉笔画出真实的事物,甚至于在第二部最后她打败巫师的时候也是主角给她画出的翅膀。


注意这和“玩家操纵的是艾瑞斯”是不同的,就像纪念碑谷,玩家操纵的就是艾达,所以可以说所有路线其实都是艾达的力量制造的,但谜画之塔中明确设定主角是来拯救艾瑞斯的,也就是说玩家操纵的是一个神秘的拥有画图成真力量的小孩子。


2.谜画之塔2中的一个图书馆里曾经提到艾瑞斯疑似还有其他兄弟姐妹也在灭国的时候逃离了。


3.谜画之塔1开篇的时候管家弗兰克曾经对主角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一开始我认为这个与后来主角接受了很多人的帮助矛盾,可能就是个剧情需要制造气氛。但后来仔细想想其实并不矛盾,因为帮助主角的都是画中人,而不是“人类”。那么问题出现了,主角是否该相信弗兰克和艾瑞斯呢?




综上,我可以提出两种假设:1.现在的艾瑞斯公主并不是真正的艾瑞斯。真正的艾瑞斯公主可能在某个地方,甚至有可能就是玩家操纵的主角本人(似乎没提到过主角的性别),或者,玩家操作的可能是艾瑞斯家族那个逃离了其他成员。




2.现在的艾瑞斯公主就是艾瑞斯,但她的能力因为某种原因消失了。


因为什么原因呢…………


…………


……


————————


更深的脑洞。如果上面可能还有可能是真的,下面就肯定是胡诌了……


以下拉郎猜想。


————————




在谜画之塔2中,艾瑞斯的敌人,巫师,有一个名叫乌鸦的手下,他(也许是她?)戴着黑色的兜帽斗篷,从不说话,非常沉默,可以使用某种手段阻挡道路


于是我假设,这个乌鸦是黑化时期“与窃贼为伍”的艾达公主


想想艾瑞斯的力量,她将画出的事物变为真实存在的这种能力应该可以恰好与针眼画师(出现了奇怪的人……)对应,针眼画师是“将三维的人画成二维,带来死亡”而艾瑞斯是“将二维的存在画成三维,带来生命”。她的能力符合“更高维度”的说法。


综上所述,我得出一个结论:艾达公主窃取的“几何的力量”就是艾瑞斯“将二维的存在画成三维”的能力。




……………………


……


好吧我编不下去了………………









【Elrond/Thranduil】恭喜发财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新春小甜饼ww重点是小


祝大家新春快乐羊年大吉!


恭喜发财的下一句是红包拿来哟


食用愉快






新年一过埃尔隆德就为一个项目亲自出差去日本了,中间还两次推后了回程日期,惹得瑟兰迪尔在电话里听起来语气就不善。埃尔隆德只好紧赶慢赶勉强比最后一次定的日期提前了一天半谈妥了项目,急急忙忙就改签了回程的机票。


他没有跟瑟兰迪尔说,就算是情人节惊喜的补偿吧,他这样想。司机把他送到瑟兰迪尔公司的时候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了,提前发短信问过加里安得知瑟兰迪尔还在办公室里,他就轻车熟路地走进了密林集团的大楼。


埃尔隆德在办公室找到瑟兰迪尔的时候发现他正靠在老板椅上手里摇着这什么东西。


抬头看见埃尔隆德来了明显吃了一惊,现实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台历,然后带着点了然地笑了。


“你回来了。”瑟兰迪尔说,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但是整个过程中他握着手机的那只手都没有停止摇动这个动作。


不明所以的埃尔隆德说:“你这是手机进水了还是在练习手臂肌肉?”


瑟兰迪尔白了埃尔隆德一眼,一副你懂什么的表情:“我这是摇红包呢。今天是中国历的新年,你得承认,东方人真是太有意思了,他们居然能相出这么好玩的方法。”


对东方文化颇有研究的埃尔隆德当然知道红包是什么,他低头看了看仍处于晃动状态的手机:“你抢到多少了?”


“重点不在于你得到的而是你错过的。”瑟兰迪尔说:“钱当然不多,不过错过一个可是感觉像是错过了好几个亿。”


埃尔隆德一听就知道瑟兰迪尔没抢到什么,不是他说,瑟兰迪尔在这些方面运气一向不佳,他在日本出差的时候也看到有人在玩这个,于是他顺手拿过了瑟兰迪尔的手机,摇了几下低头一看,然后笑着把屏幕转向了瑟兰迪尔。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102.10,比瑟兰迪尔好几天下来抢的还要多。


“见鬼了!”瑟兰迪尔嚷着:“快说你是不是又作弊了!”


埃尔隆德笑的停不下来,瑟兰迪尔有的是钱,然而偏偏对于这种游戏充满了热情:“你看这是你的手机,我才拿了不到一分钟,就算能作弊我也得有时间啊。”


“哼。”瑟兰迪尔故意别过头去。
“那我教你说一句咒语好不好,说了就能摇出红包。”


“什么咒语?”


“来,跟我读,恭——喜——发——财——。”


“什么鬼!”
“这是中文,就是祝贺别人发财的话,快说吧快说吧。”
“敢耍我你就死定了!”瑟兰迪尔说着,笑声嘀咕起了恭喜发财这四个字,埃尔隆德被他的发音逗到笑的手都颤抖起来。


“恭喜发财,恭喜发财,恭喜发财.......”


微信叮的响了一声:您收到了一条消息。


瑟兰迪尔点了进去,上面显示着:埃尔隆德给您发了一个红包。


再点,恭喜您领到了¥100000 。


瑟兰迪尔手一抖,回头去看埃尔隆德。


“怎么样,迟到的情人节礼物,还满意吗?”


不过当后来他知道恭喜发财这句话是中国过年时晚辈和长辈拜年时候说的话,他觉得他还是被埃尔隆德耍了。


FIN




码字的时候抢到了两块七毛三的红包


激动哭!